进入


Bobs新媒体大赛颁奖仪式隆重落幕


Bild-600-e1465936926865

他不愿意和其他获奖者一起合影,领奖的时候也只是背向观众。他不让人拍照-因为他太害怕在孟加拉国被人认出来,然后就再也回不了家。“我非常骄傲,也很感谢这个奖。我想把它献给所有被杀害的博主们,”Nastiker Dharmakata在今年Bobs新媒体大赛的颁奖仪式上如是说。

就连Dharmakata这个名字也是出于安全考虑而起的假名。他是本年度公民新闻奖的获得者。他的纪录片“刀锋”该片体现了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博主和作家在这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里,需要面对怎样的危险。在过去几年中,数名世俗派博主和作家遭到极端伊斯兰组织的攻击,仅2015年一年就有4人受袭丧生。Dharmakata必须面对来自伊斯兰分子和政府的威胁。半年前,他和家人及孩子逃到欧洲。“我想家,想那里的文化和语言,想所有的一切。但想要促成转变的人,也必须要付出代价。”

由小到大

他不是唯一的一个:德国之声把奖项颁发给了4位用特殊的方式捍卫言论自由及平等的获奖者。其中的两人无法来到颁奖现场。在“科技为善奖”上,来自世界各国的14名评委将奖项颁发给了波斯语的手机应用程序„Gershad“。这是一个能够帮助伊朗妇女躲过所谓“风俗警察”检查的手机应用程序。获奖者指出:“警察其实应该保护我们的利益。但现在他们已经变成了国家的机器。”

“变革听起了总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词,但其实我们可以从小事做起”,今年“社会变革奖”的获奖者用颤抖的声音说。印度的Alok Dixit在帮助硫酸攻击受害者时恋爱了。现在,他已经和一名受害者结婚,并生了一个孩子。硫酸攻击在印度是禁忌话题。Dixit创办了一个交流平台,试图在受害者与社会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在印度,硫酸攻击的受害者们经常被社会羞辱或遗忘。在这个运动的帮助下,“女英雄休闲”咖啡厅应运而生。硫酸攻击的受害者们在那里找到了自食其力,自主生活的空间。Dixit相信:“如果你能给予他人力量和权力,然后他们就会走自己的路。“

神秘嘉宾

今年“艺术和文化奖”的获奖者是德国柏林的“政治之美中心”。评委认为,它能够以创新的方式传播活动人士的声音。他们在一系列富有挑衅性的行动中,提醒人们意识到欧洲难民以及德国向沙特阿拉伯出口武器的问题。 目前,该组织正努力在地中海上建起1000个救援岛,所以其负责人无法亲自前来领奖。

现身此次Bobs新媒体大奖的还包括埃及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Bassem Youssef。由于需要面对巨大的威胁,他不得不终止了自己的讽刺脱口秀节目。他向德国之声表示:“Bobs的获奖者启发了我们每个人。他们证明了我们可以有所行动,而奖项更证明了我们的行动是会得到承认的。”他利用站在领奖台的机会,呼吁西方国家政府坚守自己的价值观,反思和非民主国家政府的合作。他认为:“来自欧洲的支持让许多独裁者能够继续掌握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