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


Bobs新媒体大赛颁奖仪式隆重落幕


Bild-600-e1465936926865

他不愿意和其他获奖者一起合影,领奖的时候也只是背向观众。他不让人拍照-因为他太害怕在孟加拉国被人认出来,然后就再也回不了家。“我非常骄傲,也很感谢这个奖。我想把它献给所有被杀害的博主们,”Nastiker Dharmakata在今年Bobs新媒体大赛的颁奖仪式上如是说。

就连Dharmakata这个名字也是出于安全考虑而起的假名。他是本年度公民新闻奖的获得者。他的纪录片“刀锋”该片体现了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博主和作家在这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里,需要面对怎样的危险。在过去几年中,数名世俗派博主和作家遭到极端伊斯兰组织的攻击,仅2015年一年就有4人受袭丧生。Dharmakata必须面对来自伊斯兰分子和政府的威胁。半年前,他和家人及孩子逃到欧洲。“我想家,想那里的文化和语言,想所有的一切。但想要促成转变的人,也必须要付出代价。”

由小到大

他不是唯一的一个:德国之声把奖项颁发给了4位用特殊的方式捍卫言论自由及平等的获奖者。其中的两人无法来到颁奖现场。在“科技为善奖”上,来自世界各国的14名评委将奖项颁发给了波斯语的手机应用程序„Gershad“。这是一个能够帮助伊朗妇女躲过所谓“风俗警察”检查的手机应用程序。获奖者指出:“警察其实应该保护我们的利益。但现在他们已经变成了国家的机器。”

“变革听起了总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词,但其实我们可以从小事做起”,今年“社会变革奖”的获奖者用颤抖的声音说。印度的Alok Dixit在帮助硫酸攻击受害者时恋爱了。现在,他已经和一名受害者结婚,并生了一个孩子。硫酸攻击在印度是禁忌话题。Dixit创办了一个交流平台,试图在受害者与社会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在印度,硫酸攻击的受害者们经常被社会羞辱或遗忘。在这个运动的帮助下,“女英雄休闲”咖啡厅应运而生。硫酸攻击的受害者们在那里找到了自食其力,自主生活的空间。Dixit相信:“如果你能给予他人力量和权力,然后他们就会走自己的路。“

神秘嘉宾

今年“艺术和文化奖”的获奖者是德国柏林的“政治之美中心”。评委认为,它能够以创新的方式传播活动人士的声音。他们在一系列富有挑衅性的行动中,提醒人们意识到欧洲难民以及德国向沙特阿拉伯出口武器的问题。 目前,该组织正努力在地中海上建起1000个救援岛,所以其负责人无法亲自前来领奖。

现身此次Bobs新媒体大奖的还包括埃及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Bassem Youssef。由于需要面对巨大的威胁,他不得不终止了自己的讽刺脱口秀节目。他向德国之声表示:“Bobs的获奖者启发了我们每个人。他们证明了我们可以有所行动,而奖项更证明了我们的行动是会得到承认的。”他利用站在领奖台的机会,呼吁西方国家政府坚守自己的价值观,反思和非民主国家政府的合作。他认为:“来自欧洲的支持让许多独裁者能够继续掌握权力。”

2016年Bobs新媒体大赛获奖名单出炉!


02052016_Posting_Jury

56个互联网项目、14名来自全世界的互联网专家和一场激烈的讨论:德国之声Bobs新媒体大赛的国际评委会第12次聚首柏林,目的是选出4个具有方向性的互联网行动派项目获奖者。

对于由14人组成的评委会来说,这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它们需要从今年2300多个网友推荐作品中,最后选出今年德国之声Bobs新媒体大赛的4名获奖者。全球网友发来的互联网作品多种多样,包括网页、手机应用软件(APP)和Instagram、推特及脸书帐号。今年的提名作品尤其能够反映互联网的多样性,也展现了网络行动派多种多样的存在形式。

德国之声台长林堡在柏林表示:“德国之声通过其节目,在全世界范围内支持言论自由。在Bobs大赛的框架下,我们超越语言和文化的差异,表彰那些创新并且勇敢的互联网作品。所有的获奖项目都有榜样作用。虽然它们的内容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帮助那些受压迫的人们。”

公民新闻奖 Citizen Journalism

今年“公民新闻奖”的获奖者是孟加拉的纪录片“刀锋”该片体现了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博主和作家在这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里,需要面对怎样的危险。在过去几年中,数名世俗派博主和作家遭到极端伊斯兰组织的攻击,仅2015年一年就有4人受袭丧生。笔名为“nastiker dharmakatha”的孟加拉博主是这部17分钟纪录片的制作者。海外流亡的他把这部影片上载至YouTube,目的是展示就连孟加拉国的高层政治领导人也间接参与了规划谋杀异教博主和作家的过程。

孟加拉语评委阿美得 (Rafida Bonya Ahmed)强调,如果对犯罪行为不加以惩罚的文化能够在一个国家的政府中蔓延,那与其斗争,维护公平正义的任务就落在了该国公民的身上。“这个纪录片很好的展现了人们如何可以让外界关注孟加拉国内令人震惊的现状”,对于评委阿美得来说,这是评委会将今年的“公民新闻奖”颁发给该片的理由。

科技为善奖 Tech For Good

波斯语的手机应用程序„Gershad“是今年“科技为善奖”的获奖者。伊朗对人民的穿着有着严格规定,尤其是对于妇女来说:在公共场合她们必须戴头巾遮掩头发和身体。在大街和公共产所的检查是家常便饭。违规行为将遭到调查。这个手机应用软件的开发者们推出了一种针对当地所谓“风俗警察”的预警系统。软件的工作原理是“众包”(Crowd-Sourcing)。用户们可以实时互相告知所谓的“风俗警察”们目前身在何处。所收集的信息会体现在一张公开的地图上:上面会清楚的标注警察目前的所在位置。如果有关信息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太长,地图上警察图标的颜色就会渐渐变淡。

评委会成员埃斯凡迪亚里(Golnaz Esfandiari)解释说,评委会决定将奖项颁发给这个手机应用的原因是它能够帮助许多人。在伊朗,风俗警察刁难和逮捕的行为影响着数百万妇女的生活。埃斯凡迪亚里认为:“这个APP的重要之处在于它不仅具备实用功能,而且也能引起人们注意伊朗政府刁难妇女,强迫她们戴头巾的打压手段。”

艺术和文化奖 Arts and Culture

在今年“艺术和文化奖”的评选过程中,德国的“政治之美中心” 获得了大多数好评。这个由艺术家组成的“政治之美中心”致力于组织介于艺术和政治之间的行为艺术。他们通过形式上不同寻常的抗议活动,引起了人们对欧洲难民问题以及阿拉伯之春过程中德国向沙特出口武器等问题的注意。

谈到评委会授奖的理由,来自德国的评委诺昆(Katharina Nocun)表示,尤其是对于阿拉伯地区和其它受德国武器出口影响地区的民众来说,他们可以欣慰的看到不仅仅是他们所生活的地区有抵制战争和暴力的运动,在德国这个向那些地区输出武器的国家中也是如此。获奖本身对于这位网络行动派人士来说意味着“呼吁人们拓宽眼界,了解全球性问题背后的相互关联。”

社会变革奖 Social Change

印度网站“停止硫酸攻击”征服了各国评委。这个项目着重关注硫酸攻击这一印度的禁忌话题。网站的创办者试图在受害者与社会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在印度,硫酸攻击的受害者们经常被社会羞辱或遗忘。在这个运动的帮助下,“女英雄休闲”咖啡厅应运而生。硫酸攻击的受害者们在那里找到了自食其力,自主生活的空间。

“在像印度这样的国家里,社会阶层和性别严重左右着人们的社会地位,父权国家的元素随处可见。这样的项目就更具独特意义。项目的发起者也给其他人带来了灵感,为社会变革做出贡献。这个组织已经促成印度当局修改了多项法律。”评委塞克里 (Abhinandan Sekhri)在谈到“停止硫酸攻击”获奖的原因时如是说。

今年,入围Bobs新媒体大赛的中文作品或个人包括人权律师浦志强、美丽诗人余秀华、翻墙神器“自由浏览”和“大炮”任志强。中文公众奖的获奖者为“女声网”。其创办者为一家中国妇女维权组织。今年Bobs新媒体大赛的颁奖仪式将于6月(6月13日-15日)在波恩德国之声全球媒体论坛上隆重举行。

土耳其《自由日报》总编获DW言论自由奖


Ergin2

我们恭喜艾金(Sedat Ergin)成为第二届德国之声“言论自由奖”的得主。这位土耳其《自由日报》的总编从今年3月起就必须面对法庭的审判,原因是他被指控侮辱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艾金在得知即将获得本年度德国之声言论自由奖时,表达了他感激的心情:”能获得这个致力于维护全球新闻自由的殊荣,我感到非常荣幸。”

德国之声台长林堡(Peter Limbourg)指出,艾金获此殊荣当之无愧。有必要为维护土耳其的言论自由发声。林堡表示:“在看到记者、艺术家和学者们系统性地遭到政府机构的威慑和刁难时,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了解更多

关于投票的小提示


各位小伙伴们,今年的Bobs和往年一样,再度成为网络黑客攻击的对象。他们的目标是影响Bobs大赛投票的最终结果。

为了抵制这种做法,我们会首先取消那些看上去可疑的投票,经过技术部门的检查后,我们会将合规的选票再次分配给每个候选作品,

除此以外,我们还收到了少数无法登陆投票的消息。如果你们在投票过程中遇到困难,请尝试刷新页面后再次投票,并尽量使用最新版本的网络浏览器(包括Chrome、Firefox或Safari)。你们也可以直接将投票出错时的时间,所用操作系统和浏览器有关信息通过邮件发给service@dw.com。我们会全力以赴的解决有关技术问题。

谢谢!希望大家继续踊跃投(发)票(声)!

1 2 3 4 5